/魏莉萍

我成長於德國的農村,在一個有三百年歷史的建築物中居住,農場中有很多的動物,家的後面有溪流,我們在草地上進行許多的家庭活動,我擁有一個愉快的童年。

我的父母是虔誠的基督徒,晚上全家有一起的家庭祭壇,父母雖然很忙碌,但也重視與家人的關係,帶著孩子們出去遊玩。兩歲時我得了盲腸炎,並擴及整個腹部,醫生也束手無策,那時媽媽將我獻給神,向神禱告說:「求主醫治這個孩子,因這個孩子是祢的。」三天之後,我便好起來了,媽媽常告訴這兒時的見證,我的心也一直受此引導。

大約十歲左右,我在學校聽課時,突然覺得上帝離我很遠,小時候我和祂在靈裡有親密的關係,我也知道自己是個罪人,卻不知如何回到上帝面前。因為農村沒有青少年的團契,父母也不知如何帶領我回到神面前。在青少年時期,我心裡很悶很黑暗。感謝主,是主耶穌讓我與上帝和好!我十六歲時到瑞士參加青少年夏令營,經過當中老師的引導,將福音告訴我們,那時我才真正的接受耶穌。

後來我經人介紹有機會就讀短期的神學院,在那裡有一年半的學習期間。有一次我在課堂中,老師告訴我們:「當邀請主耶穌來到我們的心中,聖靈就在我們的裡面,同時我們也在基督耶穌的裡面,所以我們是完全隱藏在耶穌基督裡面。上帝看我們是先看到耶穌基督,這就是祂為何那麼地接納我們,因為祂的兒子耶穌基督已經替我們贖罪了,所以我們也在上帝的裡面,就是在上帝的懷抱裡面。」這因信稱義的真理深植我的心裡面!下課後,因為我太感動了,於是走到一大片草地上向著遠處觀看,我默默地感謝上帝,明白自己的未來並不是一般性的生活,我的將來好像要在另一個地方。我回到教室後,老師問到底發生什麼事,為什麼我突然有笑容了?而我真是變了!

之後我繼續完成護士學校的學業。我的父母一向支持宣教,我也表明想用護士的身分到一個落後的國家傳福音。但父親鼓勵我讀完神學院,以傳道人的身分到一個自由的國家宣教。原本我很抗拒,因為我喜歡當護士,但神清楚的和我說:「妳要回到原本居住的城市。」神學院畢業後,我向神尋求可否前往宣教的路途?但那時我並沒有完全的平安。後來我到地區的教會從事青少年的工作共六年,原本以為宣教的事已經結束了,我要留在德國。後來我才明白上帝這樣的安排,原來那六年間與我在一起的人,每個月都會收到我的代禱信,他們為台灣也為我禱告,如今已經卅六年了,他們是在德國背後支持我的代禱者。

我求主告訴我真正的呼召是什麼?我就為此禁食禱告,神就給我加一:15-16的經文「然而,那把我從母腹裏分別出來、又施恩召我的上帝,既然樂意將他兒子啟示在我心裏,叫我把他傳在外邦人中,我就沒有與屬血氣的人商量。」我想起母親自小時為我的禱告。我知道時候要到了,我將要去國外宣教了。

後來我決定加入內地會,德國內地會的負責人在了解我的背景之後,也建議我到台灣宣教。於是,我展開了學習新語言與亞洲文化的歷程。我的父母告訴我:「妳放心去宣教吧!我們的家庭會因妳得到祝福的!」而後我接受了內地會的訓練,為適應台灣宣教做事先的預備。

(內地會宣教士)(工福同工訓練會講道摘要)

close

您也可以點此索取紙本工福簡訊